两根一前一后挺进她的身体^天下男妖皆炉鼎


    经过与星光的比赛之后,江灵兮拥有了一定的信心,也更有斗志了。

    第二天上午,林塘还在睡觉,她就到了房间里面来,拽着他手臂喊道:“起来起来,陪我练英雄,该训练啦。”

    “几点了?”

    林塘迷迷糊糊地想去亲她,被她灵活躲开了,“九点多了,你已经睡够八个小时了,快点起来嘛,陪我打游戏去。”    

    因为林塘作息时间并不固定,她又经常早上来喊他,难免会有他晚上睡太晚而被吵醒的时候,好在科技改变生活,通过账号联动之后,两人可以互相看到对方的睡眠状况,知道他昨天的入睡时间,因此可以很放心地把他叫醒。

    “还早呢,我们先说会话。”

    林塘伸手去搂她,江灵兮轻轻咬了他一口,挣扎了两下,到底还是任他抱着了。

    两人腻歪一阵,江灵兮到底还是把他拽了起来,林塘穿了衣服,洗漱吃饭,陪她复盘昨天的比赛。

    等他吃完饭,江灵兮迫不及待地道:“我想练锤石,你会吗?”

    “别别。”

    林塘赶紧打消她这念头,“锤石这版本又不强势,你练他干嘛?没必要,玩玩软辅就挺好的。”

    “我不。”

    江灵兮哼了一声,“辅助怎么能不会锤石呢?我练一下嘛~”

    她很懂得曲线救国的道理,拖着甜甜的嗓音撒娇,“你就让我练一下嘛,我肯定练的很快的,好不好~”

    她要真是不讲道理,林塘还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坚定意志和聪明才智来周旋一下,她撒娇的话那就真没法子了,只好乖乖陪她练锤石。

    不过总不能让她一把不玩就去打排位,林塘先给她讲解了一下技能释放,随后又找了个锤石的集锦视频给她看。

    “看嘛,我就说锤石很厉害吧?”

    跟每个玩家一样,看集锦的时候都觉得自己也能行,江灵兮先让也带入自己了,说话时语气表情颇为骄傲。

    林塘撇撇嘴道:“每个英雄都很厉害,得看人。”

    “我很快就会变得很厉害的。”

    江灵兮信心满满,林塘也不多说,开始排位,不过自己选了上路。

    “你为什么要选上路?”

    “我本来就是打上路的。”

    “不行,你要跟我一起打下路。”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打下路?”

    “嗯~~”

    江灵兮很快故技重施,林塘只好换了位置,重新开始排游戏。

    半个多小时之后,看着炸开的基地水晶动画,林塘点击了继续游戏,然后无奈地叹道:“算了,我还是去玩上路去吧。”

    江灵兮睁大眼睛瞥了他一眼,然后再看一眼自己1-9-2的战绩,有点委屈地鼓了鼓腮帮,轻轻哼了一声,小声咕哝道:“上路就上路……我自己也能打……”

    她点击着进入双排房间,然后看到没过两秒就进入了排队,她选择的位置依旧是辅助和补位,林塘则是下路和上单。

    她转头望着林塘,“你不是不跟我一起打了吗?”

    林塘笑眯眯地看着她,很欠揍的笑脸:“狗不嫌家贫……啊呸!儿不嫌母丑……呸呸!这应该叫夫不嫌妻笨,自己带的妹子,含泪也要带完,不能坑别人……”

    江灵兮翻了个白眼,“谁跟你是夫妻啦?”

    “这不是早晚的事嘛。”

    林塘笑了笑,伸手过去抓住她的手,江灵兮挣了一下,然后打到了被她强迫着趴在她大腿上睡着的提莫,吓得它一个激灵,茫然地睁开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你继续睡哦,小乖乖,继续睡吧~”

    江灵兮很温柔地抚摸着提莫的脑袋,但并不能改变它要离开的决心,趁着她不注意跳到了地板上,弓起身子又扒着地板伸展开,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江灵兮还要去伸手抓它,林塘抓住了她的手,无奈道:“你总抱它干嘛?想抱的话抱我好了。”

    “你臭死了,才不管你呢。”

    江灵兮嫌弃地白他一眼,但还是任他抓着了自己的手,鼓着腮帮眼巴巴地望着他,“为什么我就不会用啊?明明别人的锤石那么厉害……”

    “别急,慢慢练,职业选手也要慢慢练英雄的。”

    “不练了。”

    她撅起嘴巴,表情委屈,“我才玩一把,你就已经嫌弃我了,再练的话你就不肯跟我一起了。”

    “瞎说,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

    “明明就有!你刚刚就是嫌弃我……”

    “我那是鞭策你,有压力才会有动力,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你就是嫌弃我。”

    “没有!”

    “有~”

    在林塘发现自己被饶进坑里面之后,江灵兮也不再纠缠,皱了皱鼻子结束了这个话题:“等我把锤石练好了,我也不带你上分~”

    “行吧,那你好好练,到时候我每天抱着你的腿求你带我上分,可以吧?”

    “求我我也不答应。”

    江灵兮很傲娇地扬起下巴,俨然已经“神功”大成,成为了王者局代练。

    “那更好。”

    林塘嘿嘿一笑,见她疑惑看过来,怀疑自己脑子有病的样子,眼睛往她柔软裙摆凸显出的双腿轮廓看过去,“你不答应,我就一直抱着。”

    “不要脸!”

    江灵兮红着脸打了他一眼,又羞嗔一句:“色狼!”

    林塘正要说话,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鬼鬼祟祟地往后面瞅了瞅,确认训练室里面没有旁人在,才压低了声音,往他这边凑了凑,大眼睛胡忽闪忽闪,好奇、八卦的神色里杂着些许羞涩,压低了声音问:

    “你是不是腿控呀?”

    林塘想了两秒,“是啊。”

    “啊?”

    她瞪大眼睛,“为什么啊?”

    “好看啊。”

    林塘一本正经的解释,“我还是颜控,足控,音控,胸控……谁让你全部满足呢?”

    江灵兮没他那么厚脸皮,脸蛋红红地打了他一下,似乎想要结束这个话题,但又忍不住,好奇且小心地问:“我就是不明白,腿有什么好的呀?”

    “嗯?”

    这回换林塘迷惑了,不明白她的意思。

    江灵兮眨了眨眼,眸子晶晶闪亮,蕴着好奇和羞涩,很小声地道:“我是说腿又不……不……”

    “嗯?”

    “不像胸那样……有什么可摸的呀?”

    “呃……”

    林塘虽然脸皮厚,但跟她这样正经的探讨这种问题,还是觉得怪怪的,“摸着舒服啊。”

    江灵兮羞得脸如红霞一般,在他手臂上打了他一下,但毕竟谈了这么久的恋爱了,害羞归害羞,在好奇求知的驱使之下,还是忍不住接着问:“这有什么舒服的?”

    “呃……”

    林塘哪想过这种哲学问题,摸就行了,想这么多干嘛,大闹飞快运转着,一本正经地道:“皮肤好啊,手感好,而且这也是一种精神享受,你想想,你觉得很美很好看的东西,可以抚摸,不就会觉得很享受吗?比如古画之类的,都是艺术需求……”

    江灵兮显然不信他后面艺术需求之类的鬼扯,但觉得他前面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想了一下,又偏过头来,澄澈明眸的眸子眨啊眨,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含羞低声好奇问:“那脚呢?”

    “呃……也一样啊。”

    她眨了眨眼,低头看看自己的脚丫,显然还是不大明白。

    林塘觉得不大对劲,“你不会当真了吧?我就开个玩笑,哪有那么多控啊?”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