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上下耸动白嫩的身体,清穿之吃干抹净肉嘟嘟的夏天

  “应女士,我家夫人只不过是出趟远门做个任务,两个孩子的生活和学业一向由我负责,不劳你们各位操心,有什么事情可以单独找我,现在我们得回去上课了,不用送了!”有些话,当着孩子的面说不方便说的,常青觉得也没必要跟这些人多费口舌。

    “等等,萱萱,小洛,你们不会忘了你爸爸了,你们有多长时间没见他了,你爸爸身体不好,我都不知道他现在还活着吗?”应采娥掩面哭泣,像一个担忧孩子安危的母亲。

    萱萱听到这话,眼圈立刻红了,她知道爸爸和妈妈在一起,也知道妈妈长期在外奔波是为了寻找救治爸爸的办法,以前的时候,爸爸妈妈虽然不在身边,但是每隔一个月,一家人都会团聚,这两年,他们杳无音讯,两个孩子怎能不担心?    

    “走吧!”常青手里抚着扇子,提醒道。

    “常青,我儿子在哪里,把我儿子交出来?荣娴仙既然把孩子托付给你了,那我儿子在哪里,你肯定也知道!”见三人已经走了出去,应采娥尖声喊道。

    她本来是想跑出来拦着常青的,脚下却一步也动不了,以前好几次和常青对上的时候也是这样,不是想开口开不了口,就是想动手手不听使唤,据说荣娴仙就会妖术,现在连她的下属也会了,她往旁边一看,其他人也是一脸惊惶急色,看来,不光是她,其他人也一样动不了。

    常青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后,四人原先像被钉在地上的腿才终于恢复了自由,宁三爷挪到了几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叹了口气。

    “这个常青果然邪门,采娥,若是真按父亲说的办,恐怕会招来他的报复!”宁三爷忧心忡忡的说。

    “三爷,不按父亲说的办,我们更没有和小洛萱萱联络感情的机会啊,眼看孩子越来越大了,再不培养感情就晚了!”应采娥轻声细语的说。

    “亲家,别忘了咱们之前可说好了,咱们联手扳倒常青,孩子归你们养,在孩子成年之前产业由我们代管!”荣妈也知道同孩子亲近才能得到更多的好处,可是,即使同住了好几年,孩子也不肯和他们亲近,既然感情培养不了,那就拿产业,四宝楼的火爆,这满城的人,哪个不眼红?

    “当然记得,不过前提得是把他扳倒了再说,不如您两位再到家里细谈,我们得确保准备充分才行!”宁三爷对荣爸荣妈十分客气。

    “这个……”荣爸有些犹豫。

    “亲家,开弓没有回头箭,咱们可是已经向军委仲裁部递交了诉状,想回头已经晚了。”宁三爷看出荣爸有退缩之意,提醒他说。

    “那……”荣爸很想问一句,那可以撤销吗,却被荣妈暗地里拉扯了一把,又把话咽了回去。

    谷</span>  常青接了两个孩子离开学校,接应他们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萱萱想着久未见面的父母,情绪低落,随着年龄的增长,萱萱的性格和小时候截然不同,变得冷清了许多,上了车后,常青轻声安慰她,“不用担心,我刚刚去找军部的人问过了,他们给了我这个。”

    常青手中突然多了一个精致的木雕盒子,盒子底部贴着一张粉红色便笺纸,上面写着几个清秀小字,“送给宝贝女儿萱萱”,旁边还有一个小鸟的图案。

    萱萱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荣娴仙的字迹,“这是妈妈给我的!”她惊喜的喊道,眉眼中仿佛有星辰闪烁。

    荣娴仙曾经把一个空间戒指交给两位返回地球的少校,那两位军官在一年之前就已成功返回地球,荣娴仙让他们带回来的东西里除了关于仙灵界的各种资料,珍惜兽魂之类,还有给家人带的东西。

    荣娴仙带给家人的东西早就交到常青手中了,其中除了大量的丹药,最多的就是带给两个孩子的礼物,一共十份,每个孩子五份,每一份都有时间先后,里面有荣娴仙写给孩子的信。

    一年前,常青已经把其中两份交给两个孩子了,现在给出的是第二个时间段的。

    萱萱和小洛各自打开自己的礼物,是两件描绘着防御法阵和隐匿法阵的长袍,一件红黑色,一件紫色,这两件长袍是荣娴仙在天元城一家专卖防御法器的店里高价购买的,长袍材质奇特,防御力高,而且避火防尘,上面的防御法阵和隐匿法阵是宁青云耗费了三天的精力绘制上去的,饱含着一腔爱意和思念。

    萱萱拿出妈妈写给他们的家书,里面除了思念之情,写的最多的就是他们在仙灵界的经历,两个孩子兴奋的看着信,互相交流信里的内容。

    回去家里,小洛听到常青说要送他们去孤竹秘地狩猎,高兴的一下子蹦了起来,同样高兴的还有萱萱和小鸟嗷嗷,两人一鸟通过符文传送镜被传送到携带了母镜的潘阳那里。

    常青坐镇的荣府无人敢入,谁也不知道两个孩子已经离开了京城,与此同时,荣家父母和宁家联名向上面递上的一纸诉状,状告常青破坏宁青云和荣娴仙的感情,害宁青云性命,采用不正当手段谋夺他家儿子儿媳的财产,还多次阻止他们看望孙子孙女,要求常青交出宁青云,交出两个孩子的监护权,交出荣娴仙名下产业的代理权。

    这一纸诉状在京城上层圈子里掀起了一片轩然大波,荣家父母信誓旦旦的说宁青云就被常青藏在荣府宅子里,要求官方前去搜查。

    这一纸诉状的内容在金城上层圈子里广为人知,多少人翘首看着常青的下场,哪知后续的发展却十分诡异,常青被请进军委仲裁处,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也没有人前去荣府搜查,知道此事的人在背后议论纷纷,然而,不足三天,这些人就被官方警告,禁止议论此事。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