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被迫高Hnp 前后猛烈撞击G点

“那要是你输了呢?”青篁看着李承风咬牙切齿的说道。

双眼之中布满了血色,似乎有怒火在其中喷涌恨不得立刻杀了面前的李承风。

在扬州地界上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的人。

如果不是扬州不少显贵们都在这里,他早就让下人把李承风给拖下去了。

同时他也忌惮坐在首位之上的那位怜星背后的神秘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要是我输了,你想让我干嘛我全都答应。”李承风风轻云淡道。

“如果你输了,我要你跪在地上学狗叫爬着出去!”青篁拍了拍桌子站了起来。

“好!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下联。”

李承风内力催发将手中酒杯泼了出去,酒水洒在地上凝而不散化作一地的水珠。

这些水珠汇聚在一起形成了六个字:“炮镇海城楼!”

看到这六个字浮现在场所有人无不拍手叫好,尤其是其他三位公子更是撺说起哄。

“这六个字简直和上联对的工工整整,金木水火土也贴合的严丝合缝!”

“是啊公子,我们从文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如此精妙的对联!”

“这下有好戏看了,谁让那个青篁平时都不把我当人看,这次活该!”

“谁说不是呢!我听说上次文家打死活生生打死几个先生呢!”

“要不是青家家大势大,还有那么多官老爷撑腰,早就引得群情激奋了!”

青篁听着耳边愈发激烈的讨论声,气的面色愈发铁青。

“不知所谓!”他气的摔碎了手边的杯子起身就要走。

可惜李承风的轩辕剑却早早拦住了他的去路,剑光穿透青篁的肩膀,迸射出一团血花。

青篁吃痛抱着受伤的胳膊摔倒在地,神色慌张的看向四周。

“来人啊!有人要刺杀我!”青篁朝房门外嘶吼。

声音传出房间外十来位武者打扮的人冲了进来,拦在青篁的身边。

刚才那些议论纷纷的才子们眼见见血瞬间乱成了一锅粥,慌不择路往门口冲去。

房间之中很快只剩下李承风、青篁、以及其他三位公子还在。

“答应我的事还没做完呢,干嘛那么着急走,青大少!”李承风冷声说道。

那些保护柱青篁的人见李承风靠近,纷纷一拥而上想要冲向李承风。

可惜这些人中最高实力不过大武师,怎么可能会是天人境界李承风的对手。

不过眨眼间这些青家供奉的武师们就被李承风放倒,青篁彻底陷入了绝望。

平日里他横行扬州府,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压制过。

眼看李承风一步步靠近,青篁被他身上的气势震慑住低伏在地面上,吓得瑟瑟发抖。

“爹!我错了……你别过来!”青篁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额头上的鲜血滴落在船舱地板上,如同一朵血红色的地狱之花。

此时的李承风却没有理会他,转过身看向端坐钓鱼台的怜星。

“如果这就是你用来试探我的,未免也太简单了吧!”李承风的声音传入怜星耳中。

满头鲜血的青篁看着周围奚落自己的另外几位公子,心底的怨恨开始翻腾。

是他和青篁说有一位才子要来这次文会,是一次扬名的好机会,否则他也不会来!

……

天色逐渐明亮,花船船舱中很快只剩下了李承风和怜星两人。

怜星一袭素白长袍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棱角分明的脸上垂下几缕长发,俨然一副潇洒书生模样。

李承风和怜星相对而坐,在怜星身边还坐着先前邀请李承风上船的那个女人。

“八皇子,刚才那一副对联可真精彩啊!”怜星端起面前茶杯轻抿后说道。

“废话少说,我没时间和你绕弯子,你到底是谁?”李承风直入主题。

刚才怜星口口声声说四位公子中有人和天命阁有联系。

再加上他腰间那块玉佩的制式,又能掌握自己的行踪,李承风对他的身份愈发好奇。

见李承风对自己的身份起疑,怜星将腰间玉佩摘下放到茶台上,又用茶台上的镊子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鲜血滴落在那块精雕细琢的璞玉上,玉佩正面突然浮现出了三个字:听风楼!

“八皇子,小人红袖阁阁主怜星!”怜星打开手中纸扇轻扇道。

李承风这才了然,先前在那家天下第一酒的小酒馆里,侯鑫有提到过。

红袖阁是整个江湖中最大的风媒机构,但身为阁老的侯鑫也不了解那位神出鬼没的阁主。

看来面前此人就之前侯鑫口中提到的那位阁主。

“那么你先前提到天命阁的线索又是怎么回事?”李承风追问道。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

“我查到刚才的四位公子中,曾经有天命阁的人频繁进入青家!”

“而且似乎李家大少李戍,也和天命阁有联系!”怜星敲了敲茶台说道。

这句话一出李承风心中的疑问更深了。

既然红袖楼已经查到这里了,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插手来调查?

难道这是红袖楼对自己的试炼?还是说是自己那位便宜老爹有意为之?

……

另一边青家大院之中,青篁的卧室中不断传来瓷瓶碎裂声。

各种名贵的瓷器接连不断的被从房间内丢出,怒不可遏的低吼声从房间之中传来。

“王公子、李戍、还有那个该死的怜星!”

“我要把你们都杀了!”气急败坏的青篁在房间内摧毁他目所能及的所有东西。

就在这时,一位身形笼罩在黑色长袍下的男人来到了青篁走进了房间。

“你很恨他们吧?我可以帮你报仇。”男人的声音如同恶魔的低语在青篁的耳边响起。

……

而这时刘家大宅之中,刘家大公子刘戍正和徐固把酒言欢。

“多谢徐公子给我出谋划策,出了我胸中这口恶气!”

“刘公子客气了,我还要多谢刘公子送给我的那三个店铺呢!”

“小事小事,之前我们说过的那几条商路,大家可以一起做!”

“我们两家以后还要一起把青家的锦绣生意也拿过来呢!”

微醺的刘戍面色红润意气风发,可是他却没注意到徐固眼底的阴狠!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