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女宿舍互相磨豆腐*性器紧紧连在一起H

女生宿舍,穿着身白衬衫睡衣的潇雨脸色涨红不已,手机上信息字字珠玑,无时无刻不在透露暗示。

“我,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标注的色大叔竟然是那个帅哥…”

潇雨长腿室友面色尴尬立在原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如同犯错误的小姑娘一般。

“没关系,打个电话澄清…”深呼一口气,潇雨目露坚决,白嫩修长指尖轻点快速拨通音频通话,数秒后音频声音自紧闭寝室房门外面传出。

潇雨一怔,一名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女生下意识转身打开房门,外面微光透露,秦枫笑眯眯挥了挥手掌,提着的黄橙橙大盘蜜汁烧鸡格外明显。

“夜宵都没吃呗,来,一起吃蜜汁烧**,量管够,吃到撑都不是问题…”

干净整洁的女生宿舍内,鸡骨头布满桌面,几名女孩面色酬红,时不时打个酒嗝与秦枫勾肩搭背。

再次伸手拍掉名女孩图谋不轨玉手,秦枫无奈紧了紧锁骨处被拉扯开的衣襟。

算是看出来。

这几个女孩馋他秦某人身子,试图喝酒灌醉自己。

大学私生活开放,万一喝醉想想都挺可怕,他可不想处男身丢在冰冷的女生寝室。

“色大叔!你可不准趁机占她们的便宜!”潇雨如临大敌死死紧盯秦枫,不经意露出洁白虎牙仿若护食母老虎。

秦枫点了点头,视线逐渐落在潇雪睡衣里露出的洁白精致锁骨上,再往下赛雪挺翘深邃若隐若现。

“!!”

“再瞅哪儿呢!色大叔!!”

潇雨脸颊微红,快速伸手扯起衣襟合上,桌下晶莹赤脚快速抬起恶狠狠踹在秦枫小腿。

“当然再看面前美女。”

“漂亮。”

“油嘴滑舌。”

“不愧是老油条色大叔,说的话竟让人生不起气…”潇雨眉头微皱,再次踹了秦枫几脚红着耳朵小声嘀咕。

秦枫掏出根烟叼在口中咂了咂随即吐出,起身伸了个懒腰,他走向潇雨床铺啪的一声倒在上面。

“等等!色大叔,你该不会想在我床上睡吧?”

“嗯。”

“有点累。”

瞥了眼着急向自己走来的潇雨,秦枫目光低垂,脸颊缓缓埋在柔软枕头上。

非常的柔软。

“不行,你睡我床我睡哪!”潇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双手紧紧捏成拳头发出咯吱声响。

“要不要跟大叔我一起睡?我擅长表演生命魔术,十个月以后见分晓,你安静捂嘴躺着就行。”

“不要!”

“大色魔!”

“那你跟舍友勉强挤一床得了,睡觉,晚安。”秦枫被褥朝身上一蒙不再动弹,徒留床边气急败坏的潇雨。

“等等,给你这个。”

正在睡觉的秦枫掀开身上被褥,面色古怪从枕头底掏出一双黑色袜,带着抹温热,尚有体温存在。

独自气呼呼潇雨一愣,下一秒涨红脸颊伸手抢过塞进兜里转身离去,

探出脑袋看向潇雨背影,秦枫语重心长缓缓开口,“丫头,不想得脚气,千万不要往枕头底下塞袜子。”

“!!!”

“把这件事忘记!!”

秦枫笑了笑,转身缩进被褥中安稳沉睡。

……

清晨雾气朦胧,秦枫合上窗户转身走向门外,门侧黑着眼眶刷牙洗漱的潇雨忍不住开口询问:“色大叔,大清早你去哪?”

“回去,从此以后恐怕很难再见到你了。”秦枫点着一根烟叼在口中温和笑语,声音带着抹真诚。

“啊?”

“色大叔你准备玩消失?”潇雨动作一顿目露诧异。

“差不多。”

“估计差不多一年,别问,这是机密。”伸了个懒腰,秦枫走进潇雨一侧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漱。

“哦。”

潇雨眨了眨眼睛,清澈瞳孔带着抹尚未察觉的黯然。

“所以…”

“你要不要给大叔我一个美少女的拥抱?”

秦枫面容出现在潇雨面前洗漱台镜片中,笑的像个图谋不轨的狐狸。

“不要!色大叔你都有女朋友了,还总想着占别的女孩便宜!”潇雨嘴一撇,眼里带着抹羞怒。

“算了,一年后再见,希望你的青春双马尾还在。”

闻言秦枫耸了耸肩,转身伸了个懒腰走向门口。

脚尖刚踏出一刻。

背后传递淡淡柔软碰撞触感更是让他为之一愣。

松开秦枫腰肢,潇雨耳根泛红双手负后倒退一步小声嘟囔着,“色大叔,咱们是朋友,朋友间一定能再见面的,别想歪哦,只是正常男友朋友关系。”

笑了笑,秦枫迈步打开寝室房门,啪的一声房门紧闭。

愣神凝望窗外走过人影,潇雨背靠墙壁幽幽叹了口气,搞不懂色大叔这种变态色魔竟然有女朋友。

摇了摇脑袋。

她重新走回卫浴开始洗漱…

城中村二队基地,秦枫熟练取出钥匙打开房门。

基地内部一如既往幽暗,俩具棺材安静正对门槛,屋中微弱动静从秦枫开门后已是消失一干二净。

扫视一眼双手托腮凝望窗外的人偶少女,秦枫掏出自尸龙头颅内缴获而来的青铜长剑走向桌椅边。

坐在昏暗桌椅上把玩片刻青铜长剑,修长手掌用力一掰,啪的一声坚固剑体碎裂,一只淡蓝色龙魂从中飘逸而出。

瘦死骆驼比马大,即使只剩残魂,对方依旧凶猛无比。

龙威下二队基地贮藏低阶鬼兽纷纷开始颤抖,就连托腮凝望窗外人偶少女面容也变成一副惊骇模样。

秦枫眼睛微眯,伸手强硬拽住龙魂收回,下一秒他当着基地众多低阶鬼兽面将其吞入口中咀嚼。

每嚼一口,身上皆会燃起诡异蓝色火光,拼命挣扎的愤怒龙吼伴随火焰升腾,最终缓缓消失。

“啪!”

端坐的秦枫身影如同木桩瞬间倒落地面不再动弹。

“咯吱!”

瘫倒在地的秦枫缓缓起身,一对清明眸子彻底变成赤红色。

“不好!龙性本色,更何况是黑龙灵魂,这二货大意灵魂中毒了!”涡旋空间里观望的青璃面色大变,清冷声音透过涡旋空间响彻屋内。

众多观望的低阶鬼兽一愣,下一秒老老实实装死。

黑牛喘息动静骤响,赤眼秦枫目光犹如饥饿野兽般扫视四周。

很快,他的注意力落在托腮凝望窗外的人偶少女身上。

脚步骤响,他缓缓接近。

空气一静。

端坐的人偶少女脸上神色变成比哭还要难看表情。

眼看着即将接近,秦枫动作一停,赤色双瞳颤抖不已,仿佛在挣扎,眨眼间,秦枫瞳孔摆脱赤红恢复片刻清明。

“鸣蛇!青丘!鬼狐!白彘!”

秦枫挣扎着的话音刚落,四道身影缓缓浮现场地。

“?!!”

注意到秦枫模样,青丘瞳孔微缩,下意识甩出团粉色球体试图魅惑控制。

粉球遁入男人躯体,如石沉大海丝毫起不来作用。

见没法控制,青丘干脆利落化作光芒遁回山海经,引火烧身这种事情,她做不到。

黄花大闺女。

怎么可能能做的到!

“我来。”

白彘瞳孔微寒,一柄冰色长剑凝聚而出径直斩向秦枫胸膛。

“啪!”

冰剑刚一接触,瞬间被其炙热体温化成温水消散空中。

白彘神色复杂,缓缓摘下脸上虎骨面具,“主人,恕白彘无能为力,我没办法帮助你,先回去了。”

“嗯…”

见秦枫同意,白彘松了口气,转身回到山海经中。

“那个…那个主人,我,我害怕,分身只能维持半…您,您好自为之…”鬼狐脸颊微红,别过脸手一挥,穿着身黑色古典褶皱长裙分身瞬间出现在秦枫面前。

“咻!”

鬼狐眨了眨眼睛,同样落荒而逃返回山海经内部。

“主人,我,我帮您看着…防止出事…”呆愣的鸣蛇伸手捂住眼睛不敢看面前令人血脉喷张恐怖一幕。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