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文自慰 四个和尚帮忙怀孕

那位神上神也不知道到底想用她试验个啥……狗血剧大乱斗变成推理惊悚剧吗?

经常看卡林珊那些小妖精们精心编排的各种舞台剧的艾德娜,可知道了不少有趣的形容词。

以前对这些故事没啥感觉,但觉醒以后,当她每次差点沉浸于回忆之中的时候,都能找到各种合乎剧情的套路……这让艾德娜女士完全无法觉得那是什么美好的过去……只会觉得那个戏中的女主角,或多或少都有点脑部残缺。

虽然现在这位疑似圣者,又敢给自己取名为曼克斯的女士让艾德娜有点愤怒,但的确也带来了一点好处……可以让她暂时分心,不再因为那些过去的事情暗地里嘀咕了:午夜女士再傻,那也是她的前世对吧?

不就是找个敌人转移视线嘛!艾德娜非常自然地想着:谁还没点私心杂念呢?

艾德娜环视了一圈,将自己的安排交代下去,就带着这位兰森德尔的祭司上了三楼。

艾尔维娅和大部分不死族都留在了底层……这里最大的空间是连着两层楼的环形大厅,除了厨房和公共卫生间以外,还有一排小房间。

按理说,应该让德维斯他们的护卫住在这里,但艾德娜可没那么相信这群人的忠诚。

与其麻烦艾尔维娅提高警惕,不如将危险掐灭在萌芽之中。

而且,不死族也更喜欢可以随时出门的地方……他们又不是真的需要休息。

德维斯其实也挺明白艾德娜的意图,所以分配二楼房间的时候,他直接让虎人住在了楼梯旁边的那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艾德娜和不死族似乎都对这只老虎有种诡异的好感。

果然,艾德娜对他的安排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德维斯又一次确定了虎人奇特的地位,就是问号多得有点快要冲出他的脑门了。

请客人进入三楼的阳光厅以后,艾德娜笑着坐在了主位上:“请坐,这位晨曦领主,是否能知道……”

没等艾德娜说完,穿着盔甲的兰森德尔祭司就爽快地说:“我是根迪拉瑞,晨曦尖塔的专属祭司。”

莱昂纳德惊呼道:“兰森德尔的至高光辉?”

旁听的德维斯和吕卡瞬间起身,远远避开到了大厅的窗边……而纳斯尔,几乎直接闪到了门口……这TM的是兰森德尔的选民!

就是那种动不动就挥着锤子,高喊吾主的荣光……总是莫名其妙冲动开战的典型代表。

莎尔的暗夜斗篷最烦的那种人……根本和他没关系,也能突然一锤打过来的混账!

“啊……吾主的话,有时候需要想很久才能明白他到底想说的是什么,这对于低阶祭司来说,有点难。”根迪拉瑞没怎么在意那几个像被火烧屁股的家伙飞速逃离的表现,对他来说,这都是常事。

就像他从晨曦尖塔走向这边的时候,突然变得干干净净的街道。

他只是一脸诚恳地告诉艾德娜:“虽然我还是没搞懂他的意图,但至少我可以做到将深水城最近发生的事详细地告诉你。

然后我就打算把所有的信徒都召回尖塔,或者让他们去阿格莱亚城待着去……估计他们挺愿意。”

“那就让他们去阿格莱亚吧!”艾德娜平静的说,“毕竟那只太阳孔雀肯定还待在浮空城堡。

我相信你也能理解,他肯定每天都在看下面的城市。

可惜,阿格莱亚最近比较平静,小妖精都跑到卡林珊去了呢。”

根迪拉瑞当然明白这位阿祖斯后裔在说什么……他们主神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去其他地方寻觅新鲜事,可能最近有点无聊。

没想到艾德娜也知道……看来这位阿祖斯的后裔在阿格莱亚的地位挺高。

不过根迪拉瑞回忆了一下主神的传话……怎么都觉得兰森德尔挺兴奋的,好像正有乐子在眼前。

他们的晨曦之主真的无聊的时候,废话会很多,不至于让这次的传话简单到只能他出面。

没办法,兰森德尔习惯性护短,如果是他这位选民搞错了神明的旨意,晨曦之主只会再说一遍。

但如果是普通祭司,他就会换个人做事……这对于任何祭司来说,都是一件可怕的事。

根迪拉瑞只能选择自己来了。

他翻开一本厚厚的铜质记事本,脸色带上了一点麻木……说实话,最近深水城发生的事,让他真的有点怀疑,凯尔本是不是改信了。

“最近深水城最值得注意的事,估计就是那位曼克斯小姐了……我听说你已经见过她了,艾德娜小姐?”

“请叫我艾德娜,千万不要加敬称……我可没资格和那位圣者小姐相提并论。”

“好的~艾德娜。

那位圣者小姐的确让人无法直视……只能低头。”

艾德娜侧了侧头……兰森德尔的选民选择了低头笑,而她的选民却选择了制造一位密斯特拉?

不……她能感觉到魔网并没有否定凯尔本的忠诚,所以这位只是被骗了?

那更难以接受好吗?

这就是午夜认为的可以接任阿祖斯的人?

阿祖斯现在不会正待在神国猖狂大笑吧?

就这玩意儿也想代替他!

为什么兰森德尔的人就能看明白?

就算黎明之石可以帮助控制它的人看穿虚假……而作为晨曦之主选民的根迪拉瑞控制的黎明之石几乎是最高等级的那种。

艾德娜还是有点无法忍受这么凄惨的现实……这日子可真是没法过了。

根迪拉瑞低头翻着他的记事本:“这位曼克斯小姐,来自一个挺出名的地方,哈鲁阿的塔拉斯山,被那位著名的女祭司格丽拉·索托因抚养长大。

因为某种无法言说的原因,垂垂老矣的格丽拉决定将她送到更受密斯特拉信赖的凯尔本身边……请这位选民来在成年前教导她。

然而凯尔本接待这位疑似的圣者小姐的时候……啊,虽然有很多人都从相貌和姓氏上判断她的身份没问题,但目前,黑杖塔还不肯给个确定的答案,所以我们都只能说她是疑似。

不小心被努美阿的弟子……就是那个接任阿祖斯的传道法师的学生撞破了。

那位当然不能容忍这种事的发生……已经写信去给自己的老师严厉谴责格丽拉的所作所为了……努美阿向来认为自己才是密斯特拉最信任的信徒。

然后这位……啊……疑似圣者小姐就不得不在玉壶旅馆等待自己最后的归宿。”

晨曦之主的选民眼睛灵活的从额前的刘海里看着艾德娜:“艾德娜……有带着个低阶法师游历大陆的打算吗?”

“没有!”艾德娜快速的回答,“我没有兴趣和六环以下的法师打交道……更没有兴趣带孩子。”

“那可不是个孩子。”根迪拉瑞慢条斯理的说,“才来几天,不,应该说,才被努美阿的那个傻乎乎的学生从黑杖塔里领出来没几天,就已经让深水城几位大领主来拜见过了。

而且,天天都有人为了得到她的青睐而决斗……啊!这还是八岁的小姑娘呐~真不知道长大以后会多么的风华绝代。

啧啧,真不知道,死亡之主现在是什么心情。”

艾德娜听着这和兰森德尔如出一辙的语气,默默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腮帮子……她怕自己咬的动静太大了,让人看出来。

“晨曦之塔的消息向来灵通,知不知道哈鲁阿那位老祭司为什么要送来这么一位?”她顽强地忍耐住了破口大骂的冲动,问了自己更关心的问题。

“说实话,哈鲁阿最近几年一直有点不对劲。”根迪拉瑞表情严肃地说,“那位新任法师王,在魔网法术不太好用的这段时间,有点控制不住局面。

而莎尔丢失了阴影魔网以后,最近对哈鲁阿的控制力有点弱了……我怀疑有什么人接手了那位女士放弃的一些关系网。”

然后他转头看着待在门边,一条腿已经放在外面的纳斯尔笑眯眯地说:“所以,这位暗影斗篷,有什么消息可以分享吗?

放心,吾主有话在先,在莎尔女士没打算再次开启战争之前,只要你们不在我们面前犯罪,我们就可以暂时当你们是路人。

当然,如果你们正好在活动中,最好还是躲着点黎明信徒……我们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多管闲事。”

纳斯尔阴冷的笑了一声,但还是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这得等海德拉回来,他去卡林珊了。

我不负责情报。”

“啊……专门搞暗杀的那种啊?”根迪拉瑞不太赞同地说,“法师等级这么高,干什么不好?

杀手真是最低等的工作了。

生命多么美妙啊!”

“你是打算和我主比较一下谁的神国里信徒多吗?”纳斯尔还是没能忍住。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