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学麻麻激情-师生年上讲台play

“什么玩意儿?”听到洛媚的声音,邪主愣了下。

洛媚深吸口气,眼中的震撼久久无法平息。

她声音有些发颤道:“古老传说中,古邪神陨落时,将一身的至宝都留在邪域。也有传言,这些至宝都在等待着古邪神的回归。古邪神…是会死而复生,席卷重来,再度君临宇宙……”

“眼前这莲台,就和古邪神的一件至宝很像!那件叫送葬黑莲台,在诸神黄昏时不知葬送了多少仙神!”

“这莲台要真的是葬送黑莲台,那就恐怖了!”

洛媚不断说着,说到最后,她眼眸都有些发红,这是内心的贪欲在作祟!

作为邪神一脉,古邪神就是至高无上的。古邪神所留至宝,自然会让邪神一脉的所有生灵疯狂。

邪主愣了又愣。

古邪神?

送葬黑莲台?

对于那传说中的古邪神,邪主自然好奇得很。

那可是创造邪神一脉的存在!

诸神时代可没邪神!

如此存在,邪主就算再狂妄,也不觉得自己比得过。

“古邪神的至宝!”邪主咧嘴,也是来了浓浓的兴趣和贪念。

“哈哈,真要是,那一定是我的!”

“走,去看看!”

与此同时。

黑莲秘境四面八方所有新邪神,皆是朝着黑莲飞入的那门扉而去。

不管在何处,那门扉似乎都能看到。

虽说距离极远,但似乎在牵引着所有生灵。

“能让所有黑莲融入,这莲台一定是至宝!”战龙邪神眼眸火热。

他并不知道送葬黑莲台,但这傻子都能看出是宝贝!

既然是宝贝,那一定就是他战龙邪神的!

对此,战龙邪神也有强大的自信!

咻咻咻……

随着黑莲,许多新邪神不断冲入那门扉。

其中…是一片极其广袤的混沌空间!

不过他们对此并没关注,甚至都没仔细看一眼。

因为近来的瞬间,他们就是被中间处散发出来的光芒吸引。

那里…有着二十四颗散发着五色光晕的莲子!

它们恍若世间最瑰丽的宝贝,让近来的新邪神目眩神迷!

而除了好看,其气息更让新邪神呼吸急促。

“莲子上有先天混沌气!”

“还有纯粹古老的邪神力量!”

“嘶,我从未见过如此纯粹的邪神力量。吞了他,地邪神的我肯定能成为天邪神!”

“而且…先天混沌气竟和这些邪神力量完美的交织在一体,恍若一体!”

“宝贝,这绝对是逆天的宝贝!”

此地新邪神都沸腾了。

相比这些莲子,往年得到的黑莲就是渣滓!

“这是我的!”不由得,此地新邪神脑子里都是冒出这念头。

当邪主进来时,内心也是无比震动。

不仅因为先天混沌气,更因为那些邪神力量比他身上的也要精纯很多!

这是他从未遇到过的!

“之前去见阿鼻邪神,她散发出来的邪神力量都没我的纯粹,但这些却是远远超过了我。若是这真是洛媚所说至宝,那这些是古邪神的力量?”邪主猜测,眼神动容。

而且,此地新邪神忽略的先天混沌气和邪神力量交融,这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苏玄修的就是各种大道融合之道,邪主自然知道其中的困难!

“主子,主子,快去抢过来……”洛媚呼吸急促,显然彻底被诱惑到了。

而这时。

轰!

顷刻间,就有新邪神动手了。

率先动手的是战龙邪神!

他眼中有着无边的霸道和炙热!

二十四颗莲子…他至少要拿十颗!

身为乱天邪神的孙子,他有这份自信!

而且,这次他正好有备而来!

“哈哈,千载难逢的机遇被我撞到了,我果然是天命之子!”战龙邪神眼

神凌厉无双。

这一刻,他都懒得去搭理邪主……

而第二个,第三个动手的,是妖剑邪神,以及一个魁梧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叫阴相邪神!

与妖剑邪神一样,属于有些名气,但绝对不张扬的存在。

此地新邪神只知道有这么个人,但绝不会重视……

但就是这么两个低调的老辈邪神,此刻却是爆发出了让此地新邪神都有些窒息的实力。

这也是邪主不确定自己能否镇压的三个!

“好强!”他们吸气。

战龙邪神也是侧目,瞳孔剧烈收缩。

这是超越了他实力的存在!

不过……

“不慌!”他心中大吼,乘胜而上。

而此刻。

其他新邪神这才反应过来,眼眸猩红的冲了过去。

不过。

“围住他们!”邪主的声音瞬间在他们脑海回荡。

他们顿时一僵。

发热的脑子回了神!

对啊!

老子已经是邪徒!

夺了莲子,也该交给邪主大人……

这个念头涌现!

而后。

他们盯上了战龙邪神,妖剑邪神,以及阴相邪神!

本来以他们的实力,是根本没资格和这三个邪神争锋的!

但。

耐不住人多势众啊!

此地除了战龙邪神他们三个外,几乎所有新邪神都是邪徒……

然后……

他们就看到身边或熟悉,或不熟悉的新邪神都疯狂的冲向战龙邪神他们,而且彼此都还挺有默契……

面面相觑!

愣了下后,他们既震惊又恍然。

麻蛋……

原来都是自己人……

于是。

轰!

战斗爆发了。

不远处洛媚目瞪口呆,红润的小嘴张得老大。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邪主已经收了这么多邪徒……

一眼看去,都是自己人啊!

主…主人好牛!

妖剑邪神,阴相邪神,战龙邪神都是惊怒。

因为发现此地新邪神都是一股脑涌向他们,直接阻断了他们的前路。

本来这等混战,基本都是各自管各自的。以他们的实力,最容易浑水摸鱼。

但现在,此地新邪神却似乎有了组织,极其有序的针对他们。

“该死,这什么情况?”妖剑邪神忍不住暗骂,预想中,应该是所有新邪神都冲向莲子,而以他的实力完全能夺到最多的莲子……

可是…这些新邪神为什么这么有秩序的盯着他怼?

没道理啊!

轰……

另一边的阴相邪神,战龙邪神也是惊怒不已。

“落晖,你们干什么!”战龙邪神厉喝。

“你们最强,拦住你们有错吗?”落晖邪神不假思索道。

战龙邪神:“……”

你他麻讲的好有道理啊!

战龙邪神都有瞬间被说服了。

但下一刻,他顿时震怒。

岂有此理!

“挡我夺莲子,你们找死!”战龙邪神一声长啸。

锵!

本来战龙邪神已经手握一柄邪剑,但此刻又是抽出一柄。

而且……

第二柄虽与他的邪神力量有所区别,却是爆发出了极其恐怖的邪威!

“这是他爷爷的乱天邪剑!”落晖邪神失声。

乱天邪剑…这可是当年乱天邪神乱杀,不知道染了多少鲜血的恐怖邪剑!

战龙邪神手持此剑,显然无法爆发全部威力,但即使发挥出一部分,也让他们毛骨悚然,感觉到无法匹敌!

邪主在不远处看着,瞳孔缩了下。

“果然藏了宝贝,而且还不止,似乎还有邪纹,是能邪纹变的邪纹……”邪主咧了咧嘴,难怪自己没把握镇压他。

“哈哈哈,你们既然拦我,那就

都去死吧!”战龙邪神狂笑,一副有我无敌的表情。

落晖邪神他们色变,要不是有邪主的吩咐,他们估计早已散去。

不过这时。

嗡!

战龙邪神左边陡然泛起涟漪,邪主的邪相一头窜了出来,桀桀笑着搂住他后背,开始狠狠咬向他的脖子。

“什么鬼?”战龙邪神失声怒吼。

有灵邪相?

谁能施展如此恐怖的通神术?

战龙邪神不可置信,也无比惊怒。

因为邪相一缠上他,就开始不断吞噬他的邪神力量,虽然吸的不多,却导致他力量有了些紊乱。

而且这一瞬间,落晖邪神他们轰然爆发,边上还有一部分新邪神也杀向他。

“你们!”战龙邪神怒不可遏,却是毫无办法。

他有些打不过了!

于是……

“你们不知道我爷爷是乱天邪神?”

“你们想死吗?”

他怒吼。

众多新邪神:“……”

“法不责众,怕他个锤子!”落晖邪神厉喝。

“对!”其他新邪神顿时怒吼。

战龙邪神:“……”

他脸色彻底变了。

这群新邪神绝对是疯了!

他在他们眼中看到了杀意!

他们竟想杀他?

是他爷爷提不动剑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战龙邪神憋屈的要死,但还是开始退出这片空间。

不过……

落晖邪神他们不依不饶。

“你们…太过分了!”战龙邪神怒吼。

老子跑了还追过来打?

太不给他和他爷爷面子了!

“你们等着!”他咆哮,无能狂怒下只能跑得更快。

不远处还在战斗的妖剑邪神和阴相邪神都看傻眼了。

这什么情况啊!

这群新邪神疯了吧!

他们也打的憋屈。

而下一刻。

嗡!

邪主也是杀了过去,直指妖剑邪神!

“你!”妖剑邪神顿时色变,他可是知道邪主的实力,对付一群新邪神,他其实游刃有余,但要加上邪主……

“小友,停,我们一起夺莲子,我的分你一半……”他急急道。

“我要所有!”邪主大叫。

“欺人太甚!”妖剑邪神大怒,直接开打。

但打了一会儿。

妖剑邪神就感觉到了巨大压力!

邪主…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而且更恐怖的是,妖剑邪神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感!

这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该死,打不过……”妖剑邪神大爆发,向着外面突围。

这群新邪神…绝对疯了!

妖剑邪神感觉到了邪门,不敢再待下去。

这一瞬,他爆发双剑!

不同于战龙邪神是借了他爷爷的邪剑,妖剑邪神可是真的有两把邪剑,也正因此他实力顶尖。

轰……

妖剑邪神突围。

一旁阴相邪神顿时色变。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