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大战日本人妻嗷嗷叫 男朋友20公分长每一次都满满

看着飞去的乌鸦群,苏长幸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对方很忌惮,所以才前来试探,但忌惮的不是他,而是扔出星辰长矛的那位。

他刚才仅仅是在狐假虎威,俗称纸老虎。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苏长幸微皱眉头,感到情势危机。

这样拖下去,他们很快就会被识破,弱者也不会有任何说话的权利,到时候事情如何发展也就由不得他们了。

“不过他们的情况也不一定会有多好,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他琢磨了下,如果他进阶了之后,对付奥托应该也不成问题,问题在于对方有多少人,是否有更加强大的存在。

答案似乎也不用思考······

苏长幸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有条不紊地继续清理四周的怪物,手上的动作更加迅速。

关于这个消息,他仅仅告知了林修雨。

其他人知道除了制造恐慌,似乎也没有什么额外的作用,保持现状至少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随着一发一发子弹射出,特别的韵律在手指间滑动,如同一根无形的丝线,牵动每颗子弹。

每颗子弹都变得精致,保持着惊人的美感,如同朝阳,如同夏花,如同雪梅。

所谓“完美弹幕”不仅要求射击者完美地控制每一颗子弹,还要求掌控子弹的轨道,掌握周围的空间使其成为子弹威力的一部分。

这很是玄妙,对于当前的他来说超乎理解的,也不是他现在应该掌握的东西。

但偏偏他很是不自量力,选择了这样的晋升方向,也铸就了苛刻的晋升条件。

······

“有消息传来,西桥城出现重大异变,有更多的异世界人类出现在那里。”姜维低着头,脸色清冷地缓缓说道。

初才明杵着拐杖,站立在哨塔上,望着一望无际的荒野,仿佛有什么巨大的浮游之物在其中游动。

“派人去看看情况,总不能一退再退。”他没有多想,肯声说道。

姜维微皱眉头,说道:“我们明显不是对手,该退还是要退。”

“可能吧。”

初才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漫不经心地说道。

姜维脸上露出一丝无奈,有时候她也搞不清这位“天启者大人”究竟在想什么,他的心思总是难以捉摸却又奇怪。

“我去找那位谈谈,看看他有什么想法。”初才明顿了顿才说道。

这么些天来,他的实力虽然有巨大的提升,但还是八阶位非凡者,甚至在八阶位还有巨大的进步空间。

他感到一丝忧虑,想着更高阶位的非凡者会强大到怎样的地步,越是强大,越是会感到畏惧。

“我也去。”

姜维立刻说道。

找那个人的话,他们还需要回到城内,也容易找到,寻着枪声便能找到。

······

“有一只食腐巨尸从中央大道过来,需要你处理下。”

林修雨发来消息。

苏长幸看了一眼手机,背着枪,沿着高楼的外墙滑下去人,往东边跑去。

黑夜中,一只八阶位的食腐巨尸沿着城市的主干道向管理区冲去。

在四周的空气中弥漫着难以忍受的臭味,它的腹部是空洞的,随着奔跑流出脓水,在街道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

它属于类死灵生物,对于血肉的气息特别敏感,直奔人员密集的居住地而去。

苏长幸接到消息,提前一步往那边赶去,对于这种等级的怪物,需要他们安全局的人专门处理,不然很可能会造成重大损失。

之前就有一只类似的食腐巨尸,冲破军队的防御工事,来到居住地,一时间也没有人及时阻止,因此死了上百人,全被食腐巨尸一口一口吃掉。

这种怪物就算被重火力密集覆盖,一时半会也难以死去,生命力强地惊人。

隔着厚厚的黑雾,苏长幸看到食腐巨尸的轮廓,庞大臃肿的身躯,速度却也不满,一辆废弃的红色车辆被它踢翻,撞在一旁建筑的外墙上,落下石块。

“砰~”

苏长幸一发子弹便将它的脑袋整个爆掉,暗红色的血液在半空中炸开,大量的不明粘稠物质,洒在街道上。

食腐巨尸侧身向他看来,破损的身体从中间分裂开来,成两个更小的单独个体,向苏长幸这个方向狂奔而来,由于体型变小,速度也变得更快。

苏长幸愣了下,这种情况出乎意料,和之前那只食腐巨尸展现出来的特性完全不同,能够进行这种“有丝分裂”。

他再对着这两食腐巨尸一边开出一枪,子弹将它们的上半身轰碎,它们的身体再次进行分裂,成四个更小的单独个体。

此刻,这几只小一号的食腐巨尸来到苏长幸的面前,速度极快,左右开弓地向他围了过来。

“轰轰~”

苏长幸拔出左轮,连续数枪,将它们的身体整个轰碎。

【击杀食腐巨尸,获得40000积分】

【贩卖“食腐巨尸”,获得40000积分】

这种食腐巨尸没有类似非凡晶体的东西,它们的力量都在血肉之中,应该是要用某种手段进行提纯。

随后他将食腐巨尸的尸体扔入口袋银河中,偌大的尸体就这般凭空消失在街道上,极具违和感。

“厉害啊,不愧是苏组长你。”

些许熟悉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一个杵着拐杖,身着风衣的年轻人从侧面的街道中走出来,他的身旁跟着一个身着黑色紧身服的女人。

苏长幸看了一眼他们,没有特别意外,之前也就感受到了两人的存在,淡淡道:

“晨曦的两位有什么事情吗?”

初才明露出笑意,走上前来,说道:“唉唉,别这么冷淡,就算没事我们交流下不好吗?相互借鉴才能使人进步,其实之前我就想找你谈谈,但是一直没有机会。”

“倒是林修雨那个家伙这段时间我还见过几次,他的变化惊人地大。”

苏长幸将左轮插回腰间,点头道:“嗯,你之前认识他?我最近倒是没有怎么见到他,他很忙。”

“当然认识。”

初才明身板挺得笔直,说道:“我之前也是安全局的,他和我在同一个队······话说你作为组长不应该比他更强吗?”

苏长幸感受到初才明的气息比起之前第一次见到明显强大了很多,说道:“嗯?变强了,想要和我来切磋一下?”

初才明讪笑了下,说道:“算了,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在你去西桥之前可能还有机会。”

气氛还算轻松,两人除了所处的组织不同,也没有什么矛盾,甚至大的立场也是相同的。

他们这个世界的人往往有个特性,在面对外敌的时候会表现得同仇敌忾,而在外部安定的时候,无疑就会陷入内斗。

苏长幸微微一笑,平静道:“所以有什么事情吗?”

初才明眼神一凝,沉声道:

“你应该知道西桥城的异变吧,我们在城内还有线人,说是出现了更多异世界的人。”

“所有在西桥城中幸存下来的人,都被他们抓了起来,作为奴隶使用,有些还在西桥城,而有些则被带到他们那个世界进行贩卖。”

“嗯,你懂得,那个世界实际上还处于封建社会。”

苏长幸点点头,说道:“我恰巧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那是一个属于巫师的世界,且完全不弱于黑雾世界。”

初才明紧接着便说道:“我们需要做点什么,至少让他们忌惮!”

苏长幸看到他的眼神如同最锐利的刀锋,让人感到刺痛,淡然地说道:

“怎么做?之前随便来了一个人,实力就不弱于我,况且还不止这么一个人。”

姜维冷着脸,神色没有变化,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两人谈话,或者说聋了。

初才明一只手紧握黑杖,对于苏长幸的态度感到很是不满,微皱眉头说道:

“苏组长,你这样的态度让我感到担忧,你害怕了吗?”

苏长幸看了他一眼,轻笑道:“怕?谁都会怕,怕死是所有秩序生物的本能,也是种族延续下去的根本。”

初才明低头琢磨了下,抬头看向苏长幸,说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您作为这个城市的最强者,如果你放弃了,我们都得放弃。”

什么都会改变,也没有人一成不变,特别是最为坚定的心智也可能被磨去棱角。

苏长幸正色,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又说过我会放弃吗?但总得量力而行,不然总会走向绝地。”

他从来都不喜欢冒险,但很多时候都是万不得已,只能放手一搏。

初才明伸出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在他的身前幻化出一座人形的鬼哭图腾,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图腾的嘴巴是一道门,上面有一个骷髅形状的锁。

“这是我最强的力量,之后我还会更强,我会想办法尽快突破七阶位,然后找他们全力一战,以晨曦现有的力量。”

他取下左手上的黑色皮手套,露出一只没有一丝血肉的骷髅手掌,幽黑的光泽在上面缠绕。

这是力量的代价,也是最为粗暴的力量。

非凡者可以通过某种手段祭献自身的躯体以获得强大的力量,显然,初才明掌握了这种方法。

“疯狂的末途,只会自取灭亡的。”苏长幸冷冷地说道,眸子幽黑,用“真知”分析初才明的情况。

初才明笑了笑,说道:“总需要有人疯狂!”

话完,他甩了甩手套转身离开。

姜维却停下来回头看了他一眼,鞠了一躬,露出些哀求的神色。

苏长幸懂得她的意思,揉了揉额头,也没有想到初才明会是如此刚猛的一个人,或许天才总会有不凡。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