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他从背后进人了我的身体

“将军,一百公里外有坦克集群驶来,据电讯是敏丹部的华人保卫营。”

木坎镇。

清河山,一座独立军营地内,十七团守备长官吴登板着张脸,表情阴沉,站在指挥室内,沉声下令:“命三营借河岸地势,沿途铺开防线,死守江阴山,命四营摩托连绕路侧袭阻击。”

“务必把华人保卫营部队挡在江阴山外,我会亲自向元帅报告,让总部派出援军。”

吴登皮肤黝黑,肤色,气质都像缅北瓦邦人,鼻梁,轮廓却又神似南方华人,是二战时期移民缅北的华人混血。

“是!”

“长官!”

通讯员立正敬礼。

一个加强团五千余人的兵力,扣除掉民兵两千人,后勤,行政部队五百人,主力部队两千五百人。

理论上,民兵也是战斗部队,但用来管辖矿工,交通警戒,走私更多。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